内容提要:

 

日日笙歌

断头王后

 

 

 

她堪称史上“最强拜金女”

因为买买买差点拖垮整个法国

她的每件首饰都价值连城

至今仍在各大拍卖会上引起轰动

 

 

她就是著名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

15岁嫁入法国皇室

38岁因穷奢极欲死于法国大革命

被当众斩首的玛丽王后

 

 

别人买东西最多是逛断腿

玛丽王后却是将自己送上了断头台

她一生挥金如土,放纵自我

直到法国大革命爆发

当自己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

她才如梦初醒,可惜已然太迟

 

 

 

玛丽·安托瓦内特

原奥地利帝国公主

1755年11月生于维也纳霍夫堡皇宫

是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·斯蒂芬

与奥地利王后玛丽亚·特蕾西亚最小的女儿

 

 

玛丽从小就受到最好的教育:维也纳大学的校长、帝国宫廷作曲家、诗人、欧洲最负盛名的歌剧歌词作家、法国著名的喜剧女演员纷纷为她授课。王后可谓对她寄予了厚望。

 

 

但一直忙于政务的王后,一天忽然发现,她那长到13岁的宝贝女儿不学无术,功课一塌胡涂,而且缺乏最基本的历史知识和其它任何课程的知识。

 

这离一个知书达理未来的法国王后所要求具备的素质相差太大了,懒于学习沉迷于享乐。

 

 

作为孩子,她是可爱和淘气的。她举止优雅,活泼大方,待人亲切温柔。但是,另一方面她又骄傲任性,反复无常。虽然在美学、艺术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,但她几乎没有受过真正的教育。

 

 

奥地利王室为她提供了最好的学习环境,她却毫不珍惜,总是把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如何逃避功课上。这直接导致她作为法国太子妃必备的语言——法语,在许多年里都没有丝毫进步,写起文章错字连篇。但这些她丝毫不在乎,仿佛只要能说德语就足够了。

 

 

1766年,法国王室正式向11岁的玛丽公主求婚,奥地利宫廷欣然应允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这场婚礼被拖了数年。直到1770年,玛丽14岁时,才终于踏上法国国土,成为法国王储,也就是未来的路易十六的太子妃,也成为了法国与奥地利险恶政治的牺牲品

 

 

当作为王妃的她第一次正式入城,从凡尔赛宫到巴黎的路上,数以万计欢迎的市民,给了玛丽极大的震动。

 

 

这位初来乍到的小公主,长得粉妆玉砌、性格天真烂漫,自然赢得了所有人的宠爱,大家都乐于赠送她珠宝。

 

 

前呼后拥,赞美阿谀,锦衣玉食,充满情色肉欲的宫廷,极尽其能地将多少纯真的女子拉下陷阱与污水,法兰西这片欧洲最富庶的土地,和巴黎周围最著名的玩乐之都,更给玛丽提供了挥金如土,和糜烂奢侈的舞台。

 

 

当她日后登上王后的宝座时,无疑就成了全王宫中溜须拍马、阿谀奉承的中心。欢呼和赞颂声中,没有知识根基又安于享乐的女人,彻底自由得找不着北了,心中哪能还有国家、责任、职责、尊严这样的字眼。

 

 

一如奥地利作家斯蒂芬·茨威格对她的评价:她是所有奢侈浪费中最奢侈浪费的,她是所有风流轻浮的人里最为风流轻浮的,她是所有漫不经心的人里头最漫不经心的。

 

 

虽然这位王后智商和情商都不高,又胸无大志,但却很有时尚天赋,她对服饰的独特审美、对珠宝首饰的喜好,在当时的法国贵族中,享有很高的赞誉,是当之无愧的头号名媛。

 

 

她也曾经是汇集了美丽、柔弱、优雅等赞美女性一切的代名词,她引领着十八世纪法国的宫廷时尚:紧身胸衣构勒出女子柔媚的线条,高耸的发型令女人端丽雅致,手套、斗篷、披肩、裙子……玛丽·安托瓦内特穿什么用什么,什么就是路易十六时期宫廷及社会时尚中的时尚,和所有女性效仿追逐的榜样。

 

 

自那颗名叫“希望”的蔚蓝色大钻石,在玛丽王后的酥胸前熠熠闪光后,全巴黎的珠宝商欣喜若狂:王后如此,这样巴黎所有的女人,都将渴望有漂亮的钻石!

 

《泰坦尼克号》里那颗海洋之心

就是属于玛丽王后的

 

无论时代变迁与身份贵贱,从三寸金莲到高跟鞋,从旗袍到连衣裙,从东方到西方,一旦所谓的时尚风潮袭来少有人能抵御得住。只要流行的旋风一刮起,那么从白领到村姑,半老徐娘到十八岁的小姑娘,大抵都芳心摇曳、跃跃欲试。

 

 

路易十六还送给自己的妻子一对钻石耳坠,两颗硕大的梨形切割钻石,分别重达14.25、20.34克拉!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耳坠了。

 

 

玛丽王后还有一件闪瞎眼的钻石项链,也是丈夫送她的生日礼物,共用181.1克拉钻石,价值370万美金,位列“世界最昂贵的10大钻石项链”之一。这条项链上镶嵌了无数颗完美的白钻、两颗罕见的椭圆形黄钻(5.24克拉)一颗1.84克拉的粉钻,项链底端还有一颗7.06克拉的梨形白钻,如水滴般垂下,又美又贵:

 

 

她的珠宝箱里,大部分都是钻石首饰:

 

 

除了钻石外,彩宝和珍珠也是玛丽皇后的挚爱。可惜她的珠宝在法国大革命之后流失不少,剩下的被拍卖的拍卖、送人的送人。

 

 

玛丽王后还曾订制了一块怀表,各部件都要用黄金打造、必须镶嵌钻石,可惜她没等到怀表完工就香消玉殒了,直到她去世34年之后,这件绝世之作才得以完工。

 

 

其实路易十六,从一开始就不准备、也不希望做一个国王。他的兴趣,甚至在即位后,也只是在狩猎、制锁、做泥瓦匠等个人爱好上,整天都表现得怠惰、昏庸。甚至作为一个年轻的丈夫,在大婚那天,酒足饭饱之后,除了美美地大睡一觉之外,在这个新婚之夜没发生任何事。于是,作为对受压抑的抗拒,玛丽王后的开始放松,或者说有点放纵、难以“管束”了。

 

 

她只穿自己挑选自己的服饰,拒绝穿规定的紧胸衣和撑条,还撇开周围的随从,与志趣相投的同伴外出,据说还长期与一个年轻男子偷情,去驾雪橇、看赛马、听歌剧,经常举办音乐会和派对,尽情玩乐,甚至赌博……

 

 

她在奢华的享受中醉生梦死。她的老公路易十六更是懦弱木讷,只要妻子开心,掏空国库也无所谓,因此凡尔赛宫里,总是充斥着无休止的派对与狂欢。

 

 

1780年,一年当中玛丽皇后购买了170件裙子、1783年买了200双鞋,修建宫殿又耗费了80万法郎,一夜就能花光一年的王后年金......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挥霍了多少钱。

 

 

直到法国大革命的爆发,在玛丽王后锒铛入狱之后,她甚至还买通狱卒,想向情人送上一枚精美的戒指。

 

 

17年的王后生涯,玛丽享受着人间多少的奢华,从凡尔赛宫的日日笙歌,到舞会赌场的风流快活,从巴黎街头的前呼后拥,到剧场茶座的繁华雍容,好日子就像奔腾的河水,不停地流逝,一去不复返。

 

 

在那阴暗的牢房内,她抚平白色长裙上的每一个褶皱,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,选一块长长的棉布作为围巾,慢慢地围上了长长的脖颈。

 

1793年10月16日,38岁的玛丽王后被送上了断头台,却展现出了少见的硬气和倔强。

 

 

因为骄奢放任而臭名昭著,却以其告别世界的独特方式,被称为“断头王后”的玛丽,在岁月的隧道中隐约闪光,在断头台上,在夕阳挽歌中,挺直脊梁、高昂头颅,留着最后的一点巍然尊严。

 



close 分享 - 微信 微信
文章回应

对此文章回应

对文章发表的评论,我们将审核后才能展示出来。

| 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旗下网站|
版权所有:锋镝传媒(深圳)有限公司 ICP证号:粤 B2-20040024

粤公网安备 44030302000136号